dsblog.net 文库 » 直销研究 » 6.意识链阵型如何预防社会风险

6.意识链阵型如何预防社会风险

http://www.laoyumudiao.com 2018-11-28 10:18:59


意识链阵型如何预防社会风险

 

  * 五层阵型的传统传销,总体负面很多但群体事件小,因为负面的表现形式在内不在外。
  ABCDE五层结构,基于诈骗本质,终归有一层要面对受害者的愤怒,传销崩盘只是个时间问题,那么崩盘或者被打击的时候谁来承担火力,就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。

  五层2003年以前大多都是C承受火力,2003-2007大多都是B承受火力,因为社会发展透明度提高了,想骗人也没那么简单了。这个在异地传销南派里看起来更明显,2005年以前经常会看到传销参与者发现自己受骗,会把BC扭送至公安机关报案;2009年以前受害者会抓到A扭送公安机关;2009年以后复杂的证据链导致基层执法的消极对待和推诿扯皮,受害者开始自己解决问题,暴力绑架不绝于耳,民间反传销也广泛介入其中,每一个反传销网站上都曾经赤裸裸的写着“追款”二字。

  所以,五层阵型的矛盾大部分在内部消耗掉,社会矛盾相对就是隐形而非显性。但这种长期积累的隐性矛盾会周期性的爆发,通常都是一个不经意的新闻点爆全场,李文星的意外事件,让媒体终于认识到暴力犯罪被传销罪所局限,最终推动了司法的一大进步,今年很多暴力传销都被绑架勒索和非法拘禁数罪并罚,传销罪在其中还是后置,我们终于可以缓口气了,预计三年内暴力传销会基本绝迹。

  崩盘表现形式不同,诈骗本质传销没有公司法人背景,崩盘往往是基于团队的崩盘形态,而不是整体崩盘,团队崩了对其他团队没有干扰,这就是其内部保密和自圆其说导致的效果了,这是需要与有法人的销售本质、概念本质做区分的地方。其他诈骗传销也是如此,资金盘有一部分也如此。

 

  * 最大的四层阵型,网络传销主流阵型

  四层阵型A段位的欺骗,因相关科普难度跟不上,其矛盾大部分甩锅给政府,不论政府怎么做都是背锅侠,不论媒体怎么说都兜不住,自媒体预防也只能是骂战而已。

  1、四层阵型的消费返利,完成A的终极欺骗是陈瑜的歪理邪说,但参与者搞不懂消费资本论的问题,要是他们都懂的话,早就像站台泛亚的宋鸿兵一样走哪儿哪儿挨打。参与者目前更在意的是打断自己既得利益的执法部门,谁来执法谁就承担矛盾呗,这还用解释吗!

  2、四层阵型的拆分盘,核心欺骗是伪金融逻辑,但是治理的核心问题是在境外。没人能科普开金融常识,传销头目当然也不会说破,于是拆分周期无限期拉长就行了,你说SMI死了吧,没事偶尔还能看他蹦两下,MBI崩盘了吧,总有人嘴硬说华克金,赚钱但他不说取不出来。越拖越久是一方面,境外矛盾为主又是一方面,加上证据之复杂索性没人着急了。

  3、其他四层概念类传销,不论电商概念、旅游概念、众筹概念,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共享分享概念,多数情况下庞氏滚动几轮后,资金链绷紧了自己会出问题,执法者参与过早确实会引火烧身,但不动手又有姑息养奸嫌疑。而区块链虚拟币马甲的传销理论出问题甩锅币圈,直接拿币圈各种说辞来敷衍粉饰。

  综上所述会发现一个反面现象:产品传销、PE原始股、金融理财概念、房地产概念、网络游戏概念、虚拟币概念、区块链概念的传销,完全看不到什么群体事件,为什么?

 

  产品盘首先基于购买产品,相信了产品就是信任,就是矛盾点,出了问题也只能怪自己。搞基金的澄清PE和金融与传销不同,搞旅游的撇清自己和旅游传销不一样,搞房地产和网游的太常见了都不用解释,矛盾所指之处都是清清楚楚。

  币圈也在金融系统火力圈内,这方面特别着急撇清干系,然后自己的发声系统也比较发达,身上虱子太多就特别会打理自己。当然也有不要脸的人赤裸裸在自己交易所买卖传销币,毕竟币圈整体性狂躁症。

  有人澄清、有科普认知、或者有背锅侠,被骗后的情绪有发泄对象,如果没有这些呢?阴谋论就会发酵,超过半年就会变成一个新的“基本常识”性歪理邪说,而这个火力接收点就很随机了,类似币圈的美联储屯币阴谋论完全就是流弹效果,但更很多时候是我们的社会苏州河。

 

  越俎代庖变成“常识”的几个歪理邪说,釜底抽薪解决不了问题。
  * “国家暗中支持”是解释太多麻木了,谁都没耐心破解这个歪理邪说,口口声声提国家也很容易说歪了踩线,谁都不想解释。
  * “拆分盘理论”干脆没人解释没人科普,被参与者认定为是金融行为已经既成事实了。
  * 剩下的,最大的最急于解决的,和最没有动静的,就是“消费资本论”了,原本陈瑜自己解释的时候模模糊糊说2.5%,可日返年返又留下空间,我看这个老糊涂就是不想解释了。我每次写消费返利,文章下面留言都是口水漫金山。

  不解释,当然会发酵社会风险,不说清楚,盲从就有抓手,理性就会变成盲目。


  * 善心汇的CDE三层阵型,显性社会风险

  张天明这个C的无知,压缩层级导致欺骗更真诚,也更有力,超水平发挥出了动员能力,这种架构的预防策略,棘手但也简单,就是及时打而且不停打。还好的是,这种同时具备白痴级认知能力和超一流动员能力的非常少见,江湖里没混过三年煽动不了,混过三年又没有风险意识这概率低的不科学。

  另外需注意的是DE阵型的领导者一旦自己开盘做传销,就会是铁板钉钉的CDE阵,但嫁接可以拉伸意识链的矛盾,显性风险迅速降低。


  风险:
  阵型变化的内因是传销理论大闭环形成,导致了意识链头部的变化,传销江湖基数扩大导致了尾部变化。阵型变化的外在原因,就是治理思维一直未能系统性升级,分类模糊定义模糊,非集和传销罪也经常游移不定,更没看清源头在哪里,执法者也有主观局限。

 

 

作者:易铁 来源:《传销运作机制解构方法论》
相关报道
最新评论(共0条评论) 查看所有评论>>
发表评论
登陆后即可发表评论哟!请输入您的: 博客名     密码 新博客注册
曰本A级毛片